耳腔清理專家 姚賓 (要就趁早)

2015 .十二月23日

ㄎㄎ,五年之後,又重新打開這篇。

當初寫這篇心得的時候,我是真的「好興奮」


所以諸多不客觀,我相信會來看我網誌的人,都是會思辨的人(應該吧)。

現在想想當時那麼興奮的前因後果,當時我不想花時間詳實紀錄,但五年後我自己看當初的興奮文章,我還是很能回憶起那時候的「痛苦」。

.
當時2010距離掏耳朵已經十多年沒碰過了,也不好意思請家長幫我掏耳朵,都老大不小了,你看到自己家人的分泌物,我想感受大約就是那樣不好意思Embarrassed smile。所以很久很久沒掏過耳朵;

其二,是不知道自己有一耳的耳道很小,所以用了錯誤的方式掏耳朵,一直把耳垢推呀、推呀,三歲小孩都會,於是就塞在一起囉。
.
有病一定要看醫生,我絕不會說去讓姚師傅處理處理就好,因為他不是醫生,若有必要,我想老師傅也會請你去找醫生進行醫療行為。以前我不會這樣講、未來我也不會這樣說的。

所以在找到老師傅前,我就都在耳鼻喉科處理,我告訴醫生:

我耳朵塞住了,快聽不到了」~!!


兩家耳鼻喉科的醫生都是用儀器幫我用『吸』的,如果你也有接受過這樣的治療行為,那個管子抽風的聲音、還有令人昏頭的吸引,最後一陣昏眩結束,醫生還會問你


感覺有通了吧

頭昏腦脹、眼冒金星的我Star,耳朵根部還痛得要命,根本分不出差別,只好含淚點點頭,但不用踏出診所,剛走出診間就能知道,耳朵塞住的東西壓根還在。


這情況一直沒改善,一想到不知道會不會能有「重見天日」的一日,就整個世界都黯淡下來;

直到讓老師傅幫我掏、掏、掏出那「一柱」耳垢(不好意思,讓大家不舒服了),耳朵整個嗡嗡大響,那是空氣流動的聲音,『我聽到了!!!』內心這樣激動著。

很誇張嗎?

一點也不。

……..
今年去過一次,2013到2014幾乎沒去過,因為老師傅跟耳鼻喉科的醫師都講過我有一邊耳朵的耳道比較小,建議我用細軸的棉花棒。

老師傅也教過我,可以用稀釋的酒精滾一滾耳朵(但我都沒稀釋XD,超辣)做清潔,因為我的耳朵隨體質會常常發癢、內部出水。

所以我說2010年之前我用很多不適合自己的方法把耳朵裡的東西通統往內擠壓,造成我那個慘況,因此後來我的方法適合自己之後,我去的次數比起前兩年已經少很多了。今年起,價格也調漲100元,去做一次清潔要600元,而且還很先進的多了抽號碼牌 XDDD,總算不用坐著乾等了,因為一個人的時間大約半小時,我舊文應該有寫第一次老師傅弄了45分鐘給我。


(擁有挨鳳的第一次)


隔了快兩年沒去,他今年還認得我,說我好久沒來,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但還是小小的窩心一下啦。

如果想體驗究極的職人手藝(日本人一定會這樣下標),一定要快喔。再次提醒,這不是醫療,跟女孩子去做臉、做頭髮、修指甲一樣,有病一定要掛號看醫生,不要放棄治療。


耳鼻喉科開給我的乳膏,讓我耳朵內癢的時候擦一下。但掛號費150,抽風時間40秒不到,拿一個6公克的軟膏,耳朵還是塞住;跟花費600元掏耳朵,大部分人還是會選擇拿藥吧?



本來標題想下『醫生真好賺』,但我現在心情好到不能再好,而且為了有這方面困擾的網友著想,如果真有這方面困擾,可能、大概、幾乎、絕對沒心情想開玩笑,找到實用的資料才是最重要的。至於為甚麼醫生好賺,除了這是普世價值之外,容我待會再解釋。


 

 

                            (每週一公休)


地址:台北市康定路47號1樓   (康莊大廈內,管理員室後面)
電話:02-2314-7807(無預約,現場等候)
營業時間:AM09:00-PM12:00/PM13:00-PM17:30



找到這位全台唯一老師傅的心路歷程我就不贅述了,直接從中午出門開始,騎到了康定路還因為左右單雙路牌多繞了一下,最後在醫院門口的停車格停好機車再往回走。找到大廈入口,只不過跟管理員說句「我想來找掏耳朵的師傅…」,管理員熱切的帶我走到後面的診所還幫我招呼老師傅說有客人,有夠熱情。想不到我來的早,我是下午第一位客人,見到了「朝思暮想」的姚老師傅,雖然年紀七十幾,有點駝著背,看得出來剛吃午餐那種惺忪樣,但還是熱情的對我笑著,讓我一掃之前想像的『老師傅的不苟言笑』…。

平躺上躺椅,老師傅還有點打著飽嗝的感覺,溫暖而且溫柔的摸摸的我的耳朵,開始準備『機絲』,不免得我會有點緊張,因為長這麼大之後第一次掏耳朵。

網路上文章無不寫著「毫無痛感、很舒服」,雖然我也相信是這樣,但是痛不痛都好,只希望右耳一直覺得裡面有「東西」能被清理出來。我一定要說,整個處理過程,只有一次深入掏的時候有感覺,其他時間都是







                                  非    常    舒   服






老師傅不知道用的工具是什麼,可以感覺他在慢慢的,但是很溫柔、很輕盈,絕對不痛、不癢,我連想『打個冷顫』的機會都沒有,相信小時候給父母親掏過耳朵的人都知道這種冷顫的『癢』是什麼感覺,所以我連「抖一下」都沒有,就非常享受耳道裡有東西正在括除的聲音。

第一波處理得很久,似乎是『上上下下、左左右右』都完善的連根掘起,老師傅才把塞住我耳朵的東西「拉」出來,一個像塞子一樣的東西,但我看了也不覺得驚訝了,因為我又不是第一次被困擾了,驚訝的只是『處理的態度是如此的周延,手法好縝密』!相較於耳鼻喉科用『機器吸』,那種處理的方式就是西式的『暴力美學』,會痛是絕對正常的,跟打針一樣,你要快速見效嘛。

本來以為那個栓塞拉了出來,應該就ok了,不過老師傅問我剛剛痛不痛,我只想回答他『舒服透了』,便回答「一點也不會」,然後老師傅笑了笑,開始用棉棒之類的工具塗抹我的耳朵,閉著眼睛享受過程的我,只覺得冰冰涼涼的很舒服,接著突然覺得有點『天旋地轉』……。

趕緊睜開眼睛,發現果然不是幻覺,雖然我正看著天花板,但是我真的感受到天旋地轉!止不住的天旋地轉,那種感覺好像感冒的時候會這樣,不過卻又沒那麼嚴重,不會暈到想吐,這讓我想起米拉網誌的『小腦說』,但小腦應該是保持平衡,會影響平衡的不應該是「三半規管」或「蝸牛殼管」………嗎?此時此刻我正旋轉著,但我還是想解釋一下…。

老師傅繼續溫柔的、輕輕的在幫我處理,但是我不知道現在正在清理什麼,但依然還是聽的到輕輕柔柔的刮除感,然後用身體去感受那個『動作』應該是緩緩的繞著耳璧在進行著。

一會兒功夫,週延完善的溫柔破壞,老師傅把『薄膜』給拉出來,就是要

       『讓拔除的工作不留下任何的殘餘,並且感受不到剝離感』

所以才需要如此大費周章的前置作業,真的是有好手藝,也有好心腸,我好佩服。


跟剛剛的栓塞比起來,這個拉出來的只是個薄薄的薄膜而已,卻花了一樣多的時間,完全沒有馬虎,接著一樣的過程,又拉出一片薄膜,這會兒老師傅似乎鬆了一口氣得感覺,但我並沒有覺得此時聽起聲音有什麼差別。


老師傅笑著說我這個耳朵因為體質的關係,天生底子就是有問題的,問了我怎麼找到這裡,是誰介紹來的嗎?老師傅七十幾歲,對於我這個年輕人會來到康定路這裡這麼隱密又沒招牌的診所問了這個疑問,當然我就告訴他是「網路」上找到的資訊,聽說電視台也採訪過。講著講著,老師傅更是笑開懷~,問我網路找了多久,操著台語我說:很早就找到了,只是一直沒時間來一趟,這次因為耳鼻喉科沒幫我處理好,所以我覺得我要來一趟。

姚老師傅給我說這是耳璧上的薄膜,就是耳朵因為體質燥熱或是其他因素,變得濕濕的,然後乾掉之後結成膜狀,我聽了之後真是有如遇到知音一般,搔到我心中…,不,是耳朵跟心中最癢處!

西醫對我這樣的患者只說這是皮膚過敏之類或是耳機聽太多,造成耳垢堆積,吸一吸、開個藥或是也沒藥開,兩三分鐘就把我趕出來。那個機器吸力之強,好像會把腦子都吸出來一樣恐怖,那個噪音讓腦子都暈了、耳朵也聾了,然後問我說「現在感覺是不是好一點?」,耳朵聾了、腦袋不清的人,能分辨的出來治療前跟治療完有沒有差異嗎?不行。通常過了幾個小時或是隔天,我只要用一貫讓耳朵出力的方法,我就知道「耳朵裡面就是還有東西在」,但為甚麼耳鼻喉科的醫生們都看不到呢??

老師傅說這個薄膜對他這個老行家來說也是很難處理的,但細心的幫我括除時,不痛也不癢,大概是剛剛擦了涼涼的『麻醉藥』,難怪我會天旋地轉。聽到我把西醫抱怨了一頓,老師傅開心的,說這種卡在耳璧上的薄膜是機器吸不起來的,必須很花時間的去刮。前陣子我就因為不明的理由,一早醒來,右耳朵非常的濕,我知道這個情況沒來由,而且非常的不妙,果然乾了之後就塞住了,加上「南京東路五段榮恩耳鼻喉科」的醫生手法很粗暴的給我「戳」了一會,我說『還有會癢』,就給我又戳戳戳戳的抹點藥,走出診所我真的覺得頭很暈,頭很痛,並且根本沒有處理乾淨!那家診所是怎樣,趕著下班是不是啊!不到三分鐘的過程,收費兩百元,平均一分鐘六十六塊六;姚老師傅幫我處理了將近四十分鐘、並且「兩耳」,收費五百元,平均一分鐘七塊不到,所以我才暴怒的要說『醫生真好賺』,特別是沒有職業道德的,這家診所如果要告我誹謗或惡意中傷,那就請來啊,我之前都去看的那家楊耳鼻喉科,手法相較之下就顯得好的多,並且還會開一份「雖然沒什麼用」的藥膏給我,榮恩耳鼻喉科沒藥也就算了。

好啦,現在我終於知道那個「卡在耳朵裡,用力就會感覺得到,但醫生卻都看不到」的是什麼在作祟了,感謝老師傅的好手藝,讓我耳朵好了、左右聲道平均了,心情也爽朗多了,但是想到老師傅說我這是體質的關係,不免得也擔心過陣子指不好又犯,如果這門手藝就此失傳了,那以後很多人都會很頭痛了吧!

療程換到左耳後,老師傅說我左耳狀況很正常,把一些本來就會產生的髒東西清理出來,也跟我聊開懷(看來我右耳讓老師傅認真了…),不知道處理了是不是超過四十分鐘了,但外面陸陸續續有三組人馬在等了,阿婆助理在外面呼喚老師傅快一點,不過老師傅還是笑笑得說「快好了啦」,但依然不急不徐的跟我聊天…,哈哈哈,我真的





「在老人界的形象非常的好」

(連我媽都曾這麼說)


再三道謝後,老師傅客客氣氣的收下我的五百元,看著老人家佝僂的體態還有溫暖洋溢的笑容,我的心情更是好到無以復加,走出去的時候還是一直笑著,也許那些坐立難安的客人正企求著從裡面走出來的人,治療完會是什麼表情吧。

縱使哪天這個連日本人都慕名而來的全台唯一會消失掉,但是我會因為我曾經親訪這門手藝而不覺得難過,想到這裡,或許我的不幸(愛聽音樂卻耳朵有毛病),是引導我來到此處感受些什麼的推手,如此的想著。

不僅耳朵通暢、高超的傳統手藝,心情大好。

=======================================
連西醫只能開刀取出的耳道結石,姚老師傅也給取了出來,老師傅笑著拿起那小瓶子跟我炫耀,我說:就是不想等到變成這樣才上門的呀。哈哈,我的薄膜不會結石,但也足夠叫人困擾的了。

這兩個禮拜來,耳朵悶悶的,心情也悶悶的,塞住、耳鳴,話只能聽一半。

留言

傑奇流馬寫道…
傳統的耳腔清潔技術跟耳鼻喉科的醫療手法是不一樣的!!
耳鼻喉科的醫生學的是醫學上知識,講的是醫學上的理論。
傳統的耳腔清潔講究的是體驗上的感覺與技術上的經驗!!

小弟現年36,我本身工作也是做耳腔清潔的,師承父業也已有21年,
雖然沒姚賓老師傅這樣有名氣,但小弟自認技術上也有一定的程度,
雖說掏耳朵這行為是比較危險,如處理不當會造成聽力危害,
但真的有技術功夫的師傅,絕對有能力做到像醫生才能做到的手法,
(例如取出意外侵入耳裡的異物或醫生說要開刀才能取出的耳結石)
而且也能讓客人達到舒壓的效果且不會去傷害到耳朵。
我不敢保證每位傳統耳腔清潔的師傅都有如此高等的手法,
也不敢保證掏耳朵是完全不會痛的,所以要慎選專業的師傅才好!!

每個人的耳朵裡構造都不盡相同,敏感程度與騷癢程度也不一樣,
但當耳朵騷癢難耐時,並不是單靠一支綿花棒隨便搓搓就能解決的,
能夠掏到騷癢處,還有看不到深處的耳溝裡與附著在耳膜上的耳垢,
這才是耳腔清潔最高境界的享受,也是耳鼻喉科裡體驗不到的享受!!

對於醫生所說不要掏耳垢的這論點,小弟我有些不太能認同!!
清潔耳朵特別主要也是注重衛生問題,雖然說耳垢是醫生所說的:
是耳朵裡的保護膜,但適當的清潔,也是可以舒解身心上的壓力的。
但如果真的是耳朵構造上的受損或病情,也是要尋求醫生醫療才好!!
傑奇流馬寫道…
傳統的耳腔清潔技術跟耳鼻喉科的醫療手法是不一樣的!!
耳鼻喉科的醫生學的是醫學上知識,講的是醫學上的理論。
傳統的耳腔清潔講究的是體驗上的感覺與技術上的經驗!!

小弟現年36,我本身工作也是做耳腔清潔的,師承父業也已有21年,
雖然沒姚賓老師傅這樣有名氣,但小弟自認技術上也有一定的程度,
雖說掏耳朵這行為是比較危險,如處理不當會造成聽力危害,
但真的有技術功夫的師傅,絕對有能力做到像醫生才能做到的手法,
(例如取出意外侵入耳裡的異物或醫生說要開刀才能取出的耳結石)
而且也能讓客人達到舒壓的效果且不會去傷害到耳朵。
我不敢保證每位傳統耳腔清潔的師傅都有如此高等的手法,
也不敢保證掏耳朵是完全不會痛的,所以要慎選專業的師傅才好!!

每個人的耳朵裡構造都不盡相同,敏感程度與騷癢程度也不一樣,
但當耳朵騷癢難耐時,並不是單靠一支綿花棒隨便搓搓就能解決的,
能夠掏到騷癢處,還有看不到深處的耳溝裡與附著在耳膜上的耳垢,
這才是耳腔清潔最高境界的享受,也是耳鼻喉科裡體驗不到的享受!!

對於醫生所說不要掏耳垢的這論點,小弟我有些不太能認同!!
清潔耳朵特別主要也是注重衛生問題,雖然說耳垢是醫生所說的:
是耳朵裡的保護膜,但適當的清潔,也是可以舒解身心上的壓力的。
但如果真的是耳朵構造上的受損或病情,也是要尋求醫生醫療才好!!

熱門文章